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一枝一叶总关情

作者:张雪婷  发布时间:2013-03-01 10:29:47


基层法院是一个社会矛盾聚集的地方,在这里工作了不到三年,我常常见到昔日夫妻为了几床被子互相龃龉,同胞兄弟为了几尺院墙几挥老拳,曾经铁肩担道义的梦想早已被家长里短的琐事消磨殆尽,处理过的案件不再引起我唏嘘感叹,工作也渐渐变得按部就班。但是,最近的一起案件却令我掩卷沉思,久久不能释怀。

这天,我的办公室进来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用很难听懂的异乡口音说要宣告其妻死亡,他絮絮叨叨将近一个小时,我终于听懂了个大概:他与妻子三十几年前从山东来西安谋生,冬天采暖的时妻子煤气中毒,从此痴傻,有次犯病后走失,最终音信全无。听到最后我也失去了耐心,曾经相濡以沫的配偶有朝一日一旦痴傻,那么就如夏天的棉袄,冬天的蒲扇,任何人都会急于摆脱吧!我开始猜测起眼前这个人急于宣告妻子死亡的用心。我打断了他的叙述,依程序告知他宣告死亡的后果以及可能引起的赔偿。

回想起来当时他一定听懂了我的猜测,因为我一抬头居然看到他用嶙峋粗苯的手指胡乱的抹着夺眶的泪水,像一个急于证明自己清白的孩子一样将刊登过的寻人启事全部翻找出来,三十几年来,厚厚的一沓报纸,装订的像一本书一样。他哽咽着说几十年来自己从来没有停止寻找过妻子,总希望她看到公告会找回来,本来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下去了,但是因为家里户口本的户主是妻子的名字,很多手续她不在没办法办,儿女才让他来宣告死亡的。他说了很多话,我一时间不知所措,且不论他是否有如我猜测那般的居心,我是什么时候渐渐习惯用恶意去揣度每一个人呢?

我们这些受过法学教育的人,对人性都抱有警惕的态度,在严格的证据意识、程序意识的训练下,不再愿意轻信当事人的陈述,这本不是什么坏事情,但是与此同时,很多人也失却了爱民、忧民之心。诚然,法院多面对社会的黑暗面,自私贪妄者有之,但纯良美善者亦有之,我们都明白公务员在这几年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群体,究其原因是很多人一直认为自己身份贵重,而忘记了更应当人品端方。日复一日的工作中变得自以为是,将他人的尊重信任视为理所当然。在他人讲话的时候善于倾听,学会尊重,这种道理很浅显,只是我们不愿意听、不愿意想、不愿意践行罢了。

行文至此,想起一首小诗,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但愿古人的教诲我们时时记起,时时勉励!

第1页  共1页

编辑:李靖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